网文江湖事(二):想方设法薅羊毛 当免费阅读没有了免费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
相关新闻:网上的事情(1):停止还是继续辩护?读书犹豫不决

网络文学和江湖无边无际(2)想办法在薅羊毛免费阅读。IT不再免费_垂直渠道制作中心IT互联网渠道

来源:今日北京商业

开场白:淘宝免费赶走eBay,360免费打败瑞星,不知道免费网文有没有运气。当初叫嚣免费下沉的挑战者,要么是用户规模下降,要么是试图向收费靠拢,几个月不更新突然升级,但逆势增长的占少数。面向内容的网络文学最终回归版权竞争,就像网络视频和网络音乐一样。

如果你拿现在的免费web App来说,最明显的区别就是你的会员业务比2019年左右的版本多。从免费看广告到开通VIP免费广告,所有动作都是一致的,没有深度体验的用户很难发现两种模式的区别。

平台从免费到免费付费转变最直接的原因是对收益的渴望,广告市场狼来了,肉少了,我们要寻找新的出路。在用户眼里,web平台的品牌并不重要,VIP机型也没有本质区别,要么无广告,要么全本阅读,目的是让用户省钱。深入看,平台与VIP“绑定”的不仅仅是会员费,还有用户规模和用户使用时间,都是可以实现的。

广告形式花样百出

2018年和2019年,当免费网络文章诞生的时候,广告是最重要的收入模式,在阅读中插入品牌广告是最常见的形式。目前每个平台都还保留着这种陈旧的方式,但是为了丰富广告形式,已经花了所有的力气。

《今日北京商报》记者体验了疯狂阅读小说、飞天阅读小说、甚至看书、七猫免费小说等免费网文,发现广告形式包括但不限于开屏广告、互动效果广告、插页品牌广告、书架广告位等。

以米都的小说为例,《今日北京商报》记者随机阅读了许多网络文章,发现每篇网络文章的阅读页面下方都有互动广告。在大多数情况下,每四页就会出现一个广告,在广告的底部会有一个开放米都会员的入口。

疯狂看小说更擅长用书架。新用户进入疯狂阅读小说App后,默认会进入书架页面。按照疯狂阅读小说的设定,新用户的书架默认有10个位置,其中两个是广告位。北京商报记者登录疯狂小说,随机阅读10篇网络文章。他们发现每篇文章的前两章都没有插入广告,页面底部也没有显示互动广告。但从第三章开始每两页就插入品牌广告,每页底部也显示互动广告。

看小视频打广告是七猫免费小说的亮点。如果用户点击完成“看小视频打广告”任务,页面会显示“从现在起30分钟内你可以在阅读器里享受无广告阅读”。七猫免费小说规定每天有三次看小视频和打30分钟广告的机会。30分钟后,用户需要适应每5页的品牌广告周期。

从商业模式来看,广告是免费网文和付费网文最大的区别。免费网文以免费的内容吸引用户,再以卖广告的形式实现用户的规模和时长。比达咨询(Bida Consulting)分析师李金清表示,免费网络广告形式越来越花哨的主要原因有两个:“首先,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广告形式越来越丰富,这是一种趋势。第二,由于广告市场的竞争日益激烈,平台不仅要做广告,还要避免用户对单一的形式感到厌倦。”

class="art_img_mini_img j_fullppt_cover" src='https://n.sinaimg.cn/finance/crawl/794/w500h294/20210222/4a52-kkmphps1492253.jpg' alt="" />

根据QuestMobile发布的《中国移动互联网2020年度大报告(上篇)》,2020年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5292亿元,同比增长12.6%,增幅较中国整个广告市场的5.4%高出一大截。但2018-2022年,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增速从24.3%一路下滑,会降到10.5%,相反的,2020-2022年中国整个广告市场增速却在上扬,从5.4%增长到8.9%,两条曲线甚至趋于平行,互联网广告较整个广告市场的增幅优势几近消失。

会员制几乎成标配

也有以内容推荐为主的免费网文App,最典型的是连尚读书。

北京商报记者体验发现,连尚读书的用户,除了会看到开屏广告、阅读页下方的互动效果广告,在读完网文的每一章后,还会看到连尚读书推荐的一个网文作品。微信读书也有类似的操作,只不过作品推荐的频率和连尚读书不同。

连尚读书在用户阅读间隙,还会出现给作者打赏的功能,这一点和番茄免费小说一样。

以《他来时星河璀璨》为例,北京商报记者发现,该文从第二章开始推荐其他网文作品,每三章后还会出现向作者打赏的功能。点击作者头像,页面即会出现礼物选项,用户可自选充值额度兑换点券、购买礼物,礼物共有4种,需要55点券到921点券不等,按照6元充1200点券、50元充1万点券的比例计算,1个点券0.005元。

如用户想下载网文作品,也可以花钱搞定,这也是VIP会员的权益之一。还是以连尚读书上的《他来时星河璀璨》为例,从第87章起可购买,买的章节越多折扣越高,最低9.5折最高7.5折。不同的作品付款下载的起始章节不同,有从21章开始的,也有从72章开始的。

除了可全文下载,VIP用户还享受免广告,这是免费网文、网络视频类App的默契做法。北京商报记者对比多家网文App发现,大多提供周卡、包月、月卡、年卡等多种选择,但价位不等。

对于付费网文App而言,会员制更是标配,而且有更复杂的设置。以微信读书为例,为了吸引用户,用户除了可选择免费专区内容外,也可阅读付费内容的免费试读部分,付费部分需要购买付费无限卡,或使用免费无限卡。

会员可以给网文带来哪些利益呢?由于各家没有披露会员运营业绩,外界无从对比,但根据趣头条财报数据,可以看出,会员机制“黏”住用户的能力更强。

2020年三季度趣头条财报显示,米读总安装用户近2亿,用户日均使用时长2小时以上。来自会员方面的信息是:米读累计付费会员数3340万,会员日均使用时长3小时。

增了营收伤了利润

大部分情况下,免费+广告+会员模式已经是网文行业的常规变现路径。正因为这样,免费网文App的商业化痕迹更加明显,与付费网文App的边界也变得模糊。比如,通常被归到付费类网文的QQ阅读和微信读书,都设有免费网文专区,QQ阅读在免费网文专区中也不时出现广告,形式和免费网文App类似。

艾媒咨询分析师刘杰豪认为,“免费文学模式之所以能够发展,是因为它舍弃了订阅、打赏的收益,以广告收入代替。未来有可能是免费和付费模式并存的局面,由用户自己选择。VIP制是付费模式的一种,免费模式则是面向那些阅读习惯不深或者不愿意付费的用户。由于免费网文模式还不够成熟,用户量有待提升,因此免费网文平台需要更多的广告变现,更注重商业化。商业化痕迹过重可能驱使部分用户转向付费,而付费额度也可能导致部分用户转向免费,免费和付费两种模式在未来将走向平衡”。

触宝董事长张瞰和刘杰豪的观点类似,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:“用户长期阅读免费内容,可能也会对于一些付费的内容感兴趣。因此一些用户有可能转到付费平台,或者同时阅读免费、付费网文,我认为这两种模式长期会共存,但核心竞争力不太一样。”

种种商业化的努力也直接反映到市场规模上。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20中国数字阅读行业创新趋势专题研究报告》数据显示,2020年中国数字阅读市场约372.1亿元,较上一年增长27.1%,达到近年最高。2021年中国数字阅读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416亿元,2022年将增长到453.9亿元。

虽然趣头条和触宝相关人士均未透露各自网文业务的营收,但由于米读小说之于趣头条,疯读小说之于触宝,已经是战略产品,可从公司整个财报中,窥见网文业务的表现。

2020年三季度趣头条营收11.3亿元,同比减少19.7%,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,净亏损1.31亿元,上年同期是8.33亿元。同样是2020年三季度,触宝营收1.06亿美元(约6.84亿元),同比增长238%,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,净亏损2050万美元(约1.32亿元),上年同期是1540万美元(约9941万元)。

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,触宝相关人士并未透露疯读小说是否盈利,趣头条也没有对米读小说的盈利时间做出预计,但在发布2020年三季度财报时表示,趣头条透露公司将在四季度实现经营性盈利。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